梦远书城 > 简璎 > 专宠冽夫 >
十一


  “不必起来。”奕北阻止她起身,环顾病房四周他皱着眉头,“明天立即换到单人房,你的住院费用由公司全额支付,明天我会派人事处的吴经理来处理一切,你什么都不必担心。”

  晓乡一脸木愣,张口结舌着,“总经理……这……这不合规定。”

  他眉~挑。“规定是人订的,我可不希望我的秘书出院之后,每天让我在办公室里闻到这种难闻的药水味,到时我可能会把你给开除。”

  “总经理……”晓乡不知道说什么好,感动得眼眶都红了,她就知道总经理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,他总是用犀利的言辞将自己保护得太周密,以至于让周围的人都误会地冷酷无情。

  “什么都不必说,好好休养,身体养好了再回来帮我。”说完,奕北转身往外走。

  晓镇见姊姊开心,心情也跟着为之松懈,她轻快的说:“姊,我回去收拾你的换洗衣物,明天早上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路上小心呵。”晓乡叮咛着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晓镇嫣然一笑,体贴的将室内太强的冷气调小一点,这才放心离去。

  当晓镇走出医院大门时,意外的见到奕北还没走,月光皎洁,路灯明亮,他正反剪双手在观看医院的建筑物。

  “总经理,您还没走?”她也顺着他仰望的方向抬头,不解这栋四字型的传统建筑物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他怎么看得如此聚精会神。

 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见她到来,他疾步往停车场走,头也不回的道:“不必婉拒,我坚持。”

  让一个女孩子这么一个人回去不是他的作风。

  晓镇跟上他的步伐,坦白的说:“不,我不想拒绝,我只想向您道谢,我对这里确实不熟,也没有交通工具,我很谢谢您抽空送我。”

  两人上了车,奕北依照她给的地址,对台北的路线熟得不能再熟的他,很快的将她送到她公寓楼下。

  “你就住这里?! 他看着斑驳的旧公寓外表,既无守卫也无铁窗,连盏路灯都没有,甚至有几个怪怪的霓虹招牌,显示这里出人的住户很复杂。

  “有什么不妥吗严晓镇一点也不以为特,提起包包下了车,摆手微笑道:“谢谢您送我回来,明天见。”

  还想对她的住处多发表些什么意见的奕北将话吞了回去,这关他什么事?只要住的人甘之如饴就好,他何必多管闲事。

  可是,他给纪晓乡的薪水真的有那么严苛吗?居然无法让她租间像样的公寓?这个结论今他很不舒服。

  看来,他真的有必要召集人事处的人,重新拟一份新资计划了。

  第三章

  奕北看着晓镇整理出来的文件,虽然挑不出什么毛病,但仍有吸疵,她说她就读外文系,今年才十九岁,只当过家教,毫无上班族的经历,对秘书实务一窍不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  他按下内线。“欣欣,麻烦你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  对任何人都无礼至极的他,之所以会对总裁秘书常欣欣这么客气,是因为他打从心里欣赏总是从容不迫,又能令他三位兄长言听计从的她。

  甚至,整个屠氏集团里的人,他觉得有资格担任他右手的只有欣欣一人,可恨的是她老早被大哥捷足先登了去,还死皮赖脸霸着不放手,让他们其余三兄弟只有望人兴叹的份。

  欣欣翩然推门而人,穿着白领套装的她淡雅恰人,她是屠氏集团里单身男子的梦中情人,可惜她早有一个优秀无比的医生未婚夫,任再帅的帅哥出现在她眼前,也无动于衷。

  “总经理有何指教?”欣欣笑盈盈的问。

  “真的还是联络不到那四个可恶的家伙?”奕北问得牙痒痒的,自从他们不负责任的消失后,他每天就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,每当想起他们临行前对他的殷勤,他就恨极自己的后知后觉。

  欣欣忍住笑意,一本正经的回答,”回总经理的话,真的还联络不到。”

  她完全知道奕东、奕西、奕南与中中的出走令奕北多恼怒,这几天他都是黑着一张脸来上班,显然夜里火气太大,他的眼眶才总是黑的。

  所以即使她明明知道那群逍遥人每天玩到哪个地方、住在什么饭店,她也不会告诉奕北,以免气愤之下的他,做出武亲的行为。

  “该死!”奕北诅咒了一声,接着抬头扫了她一眼。“欣欣,你不会在包庇他们吧?”

  欣欣泛起一个笑容,“当然不会,属下不敢。”

  “不敢就好。”奕北哼了哼,把他叫晓镇的人事资料递给她。“这是我的新秘书,想必你已经有所耳闻。”

  她接过人事资料,嫣然一笑。“纪晓乡的妹妹,很沉静又很懂事的一个女孩。”

  他盯着她,狐疑的问:“难不成她第一天天才地替代她姊姊来上班是你允许的?”

  “有什么不对吗?总经理。”欣欣笑道:“我是秘书课的最高主管,自然要知道每一位秘书的行踪,纪晓镇来找我报到也是正常的程序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