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邪手医仙 >


  以他出色的外貌不乏有红颜佳丽投怀送抱,再加上非凡医术,欲以身相许的大家闺秀、小家碧玉更不在少数,若他肯点头,早已妻妾成群、坐拥美人恩,享尽左拥右抱的福气。

  可是他至今仍未娶,连个侍寝的小妾也没有,整日餐风露宿为人辛劳,从未想过终身大事……

  呃!也不是没想过,只是没能找到足以令他想定下来的那个人。

  多半是姑娘家有情,但他一个个都没回应,目前就只遇到这菩萨心肠的女子叫他心动,可怎么她就是不愿意呢?难道是他魅力大减?还是她姑娘家害羞,才这么惊吓他?

  “我……”他吞了口唾液,笑得牲畜无害。“你要是不肯嫁,我也不好强娶,这事得两相情愿嘛,要不我可以留下,两人多培养感情。”

  欸!难得他想负责,人家却不愿接受,亏他一表人才。

  其实她总以一袭面纱遮面,谁知道面纱下的容颜是美是丑,他是看在她心性善良多次挽救他的份上,不愿意计较,怎么反倒是她不领情呢?

  “你,马上就走,不许回头。”他要是想留下,她就打断他的腿,挖个坑把他“种”在这里,让他吸收日月精华,一辈子都不用走!

  “喔!马上就走……”杭君山嘴上说着,可双足并未离地,牢牢地盯着她双眼瞧。“姑娘有双比湖水还澄澈的眸子,水汪汪像会说话。”

  能拥有这样干净的双眼,一定是坦荡荡的好人。

  “关你什么事?”如果她的眼睛会说话,肯定也是叫他滚,他看出来了没有?

  他直揪着她,“姑娘能否在我离开前告知闺名,我好为你立长生牌,每日早晚三炷清香,感谢姑娘之恩。”

  苏写意面色更冷。“我看起来像死了吗?没死的人拜什么拜?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,比小漾劝她为善的话还不中听?

  “好好好,不立长生牌,但也得让在下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吧?”

  他,好烦。抿起唇,苏写意思忖着该如何回答。“无名无姓。”

  “原来是无名姑娘,在下有礼了。”杭君山煞有介事地打躬作揖,眉开眼笑,好像真为了问到她名字而感到开怀。

  顿时,苏写意脸黑了大半。

  说实在的,她没遇过这种人,明明半点武功也不会,却让人有很深的无力感,在不知不觉中落下风,被他牵着鼻子走。

  其实她本该不理他,走不走得出桃花林就看他的造化,但他实在是太吵了,让她不管在林子的哪个角落采药,都能感受到他魔音穿脑的功力,然后脚就会自动往他的方向走。

  为了她的耳朵着想,这家伙留不得!

  “就这样,你往林外走。”

  “无名姑娘,无名姑娘,可否指点到林外是要走哪条路?这好像跟我们昨天待的地方不大一样,还是……”

  不予理会的苏写意径自住前走,面容冷淡地当没这个人。

  “无名姑娘,走慢些,小心地上有积水,别滑了三寸金莲……欸,我现在才发现,你这身暗红衣裳真是好看。”青丝如瀑,腰细掌中舞,光看背影就觉动人。

  月眉微拢,翦翦星眸一闪恼怒。

  “哎呀!有包草,无名姑娘慢些行走,待我拨开割人的草叶,别伤了你沁雪肌肤。”瞧这葱白小手,谁舍得让她受到伤害。

  杭君山像宫里任劳任怨的太监总管,抢在前头开路辟道,一副心疼的模样。

  苏写意看似充耳未闻,但越走越急促的脚步却透露出她的心绪。

  这家伙左一句无名姑娘,右一句无名姑娘,是故意的吧?不过她不能上当,一回头,又将承受永无宁日的说话地狱。

  她只要专心的采集药草就好。

  “别别别!在下代劳即可,这株月儿红毒性甚烈,若一有不慎沾上汁液,轻则皮肤溃烂,重则伤及筋骨,无名姑娘你往后站一点,别让你的细皮嫩肉受到一丝损伤。”粗活的事由皮厚肉粗的他来做,也当报一点恩情。

  “苏。”

  像是没听见她开口说了什么,杭君山又唠唠叨叨地说上一堆,“一个姑娘家独居荒山野岭更要懂得保护自己,这世上好人虽多,但为非作歹的恶人也不少,你不理睬外来者的做法是正确的,谁晓得他们安着什么好心,无名姑娘……”

  “苏,不要再让我讲第二遍。”她不想再听到“无名姑娘”这个词汇了。

  “输?”他一脸纳闷地眨着眼。

  “我的姓氏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