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邪手医仙 >


  他喔了一声,做出恍悟神情。“原来是苏姑娘,这姓好,饱含诗情画意,苏杭美景冠天下,地灵人杰出才子佳人。”

  一句话吹捧了自己和娇人儿,一语双关的暗示苏姓、杭姓是绝配,千古佳话一段。

  “没人想割了你多话的舌头吗?”他能活到现今,定是祖上积德。

  一直平心静气的苏写意终于破功了,无法再抱持漠视态度而停下脚步,回身一睐。

  脸皮特厚的杭君山咧齿呵笑着。“你是头一个,苏姑娘这是赞美我很会说话是吧。”

  “赞美?”她脸一沉。他的耳朵是装饰用的吗?

  “赞美我口齿伶俐的,苏姑娘是第一人,通常大家都是说我和善可亲,视病如亲,准备送我一面‘仁心仁术’的匾额,我受之有愧却也不忍推辞,毕竟是大家一番心意。”他要不收便是不给人家面子,反而伤了和气。

  “你耳朵不好,脑子也不好吗?﹂看他楞了一下,她直言,“我刚不是叫你出林了吗?别再跟在我后面。”

  既然无法叫他住嘴,苏写意使出釜底抽薪招式,轻踩莲步足点细叶,草上飞纵一跃尺余,轻易地将无武功底子的男子抛在身后。

  “苏姑娘要去哪里?等等我,别使轻功,我追不上……”

  “我采药,你出林,各走各的,不必等了。”耳根终于得以清静,苏写意音调多了点轻快。

  “啊!别走呀!苏姑娘,你好歹指引我出林的方向,林子野兽多,我不想被吃掉……”

  不一会,传来她“指引”的声音,“你在树上做记号,迟早会出去的,要真死在这,起码千冢谷里还有多人相伴,不孤单。”

  “迟早?”这一迟一早关乎一死一生啊。

  四周参天古木看起来都相似,被丢下来的杭君山痛心地无语问天,心想二十五年的好运终于走到尽头,开始要面对重重难关。

  “喂!你死了吗?”

  一根指粗的树枝往脸皮直戳,没死的人都会有知觉,何况是绕来绕去,找不出出路,暂时躺在树底下阖眼休息的杭君山。

  不过现下他也跟死了差不多,他四肢无力,体力耗尽,未曾正常进食的肚皮扁如山谷,神色狼狈地沾满一身污泥和草屑。

  对住在千冢谷的人而言,每一棵树、每一颗石头都了如指掌,即使它大得一望无际,在他们眼中如同自家后院,想要迷失其中是难上加难,毕竟谁会在自家里迷路。

  可是对初来乍到的生客来说,同样高大的树木全都是一个样子,左边一绕是死路,右侧一走悬空壁崖,回头不见来时路,往前是层树相迭,瞧不见桃红李白,坐困愁城。

  但杭君山更衰,一般的千冢谷已经很难找到出路,他还一脚踩入五行八卦阵。

  变幻莫测的奇门遁甲时时在变化,随着光线和时辰转化不同阵形,让人一旦进入便脱不了身,因死阵中……当然,这局是苏写意设的。

  此阵范围并非涵括整座林,主要是因为这附近有许多苏写意亲自栽种的珍贵草药,不想外人破坏,偏偏杭君山哪不去,硬是一脚踏进这阵法。

  不过他该庆幸好运尚未用尽,恰好碰到追着银貂玩耍的小漾,也幸好小漾天性善良,还未受某些人影响,他才有机会逃出生天,未沦落兽腹之外,还能坐在这竹椅上。

  “小漾,我不是说过,不准你再捡些没用的东西回来?”

  一听到“没用的东西”,杭君山盛饭的手顿了一下,眼神飘忽地默默夹菜。

  “可是他是人呀!不是小花、小紫,而且他说他饿坏了。”想到以前常常吃不饱,被人赶来赶去的,她就无法对他置之不理。

  满眼怜悯的小漾抚抚盘绕小手臂的青花蛇,低视在脚边鼓腮的紫皮夜光蟾蜍,这两样“宠物”都含有剧毒,见血封喉。

  “要是外头的人都说他饿了,你要拿出你所有的米粮来喂饱他们吗?”人各有志,她不会要小漾跟她一样,但得教她什么叫量力而为。

  一听见要饿肚子,小小的圆脸立即恐慌的皱成一团。“写意姊姊,你不能饿死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?”她瞧瞧半空的饭桶,眼神难免严厉了些。

  清心寡欲不代表没有脾气,苏写意之所以不愿出谷,是因为惊人美貌总为她带来不少麻烦,每每叫她困扰不已,即使常年累月不踏出千冢谷一步,闻其美色的登徒子也总在谷外徘徊,欲一亲芳泽。

  因此她每次出去一回便购足半年的份量,举凡茶、米、油、盐等用品以车来计算,布帛绸缎论捆搬,绝不多跑几回。

  若是以一大一小两名人儿的食量,她预估存粮尚能用到中秋过后,毕竟她俩的胃口一向不大。

  但是眼前一口气吞掉两碗公白饭的白食客显然不知节制,一边夹着五花腊肉,一边撕着獐子腿,满嘴油花的进食,她想,不出月余光景,家中存粮铁定见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