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邪手医仙 >


  “呃!这个……这个……白胡子爷爷喜欢我,要是我饿死了他一定佷伤心。”小漾赶忙搬出无双老人当靠山,因为她不是无双老人的徒弟,所以不喊他师父,就叫他白胡子爷爷。

  苏写意故意朝她鼻头一弹,吓吓她,“师父他老人家不会在意这等小事,人一上了年纪忘性大,说不定早忘了你是谁。”

  这话并非空口无凭,顽童心性的无双老人总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,行事作风没个定性,今日山西玩蛐蛐儿,明日大漠追千里驹,黄河水患他上钱塘江看热闹,湖北鼠疫他反而大啖灰鼠全餐。

  总之她的奇人师父所做所为全凭一时兴起,无道理可言,年过百岁却有如二岁幼童,时而疯癫,时而顽幼,时而捉弄小辈,从无尊长威仪。

  她猜当年他会收下她跟师妹,也纯粹是好玩而已。

  “写意姊姊,你不要故意吓我,大不了我明天陪你上山采草药。”担心无米可食的小漾轻轻扯了杭君山衣角两下,要他少吃一点。

  “不必,你跟着去只是会替我添麻烦。”小小个,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,有什么用?她心里嘟囔,其实是怕险山峻岭她吃不消。

  “写意姊姊不要每次都说得这么无情,至少我可以帮你找药草、晒药材、做陷阱捉雉鸡,我比只会吃饭的叔叔还有用。”实在是饿怕了,救回来的宠物也没主人重要,手一指,小漾就把杭君山出卖了。

  吃了八分饱的杭君山正打算再盛一碗饭,饿太久了真的不觉饱意,一有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,哪有不狼吞虎咽之理。

  可是那句“只会吃饭的叔叔”飘进耳中,持箸的手缓缓放下,他也是顶天立地有廉耻心的昴藏男子,怎能让个小女娃瞧不起,除了吃饭,他还有好多她及不上的才能,起码他个子比她高、力气比她大、干起事来比她利落,绝不是白吃白喝的米虫。

  最重要的是,他不能让苏姑娘瞧不起!

  轻咳了两声,他清清喉音,一副一切有我的英勇样,中气十足地开了金口。

  “写意姊姊要采什么药草,我去。”一夫当关,万夫莫敌。

  “你?!”

  豪气万丈的雄心在四束鄙夷的目光中,微微委靡。“我……我不行吗?”

  好歹他是四肢健全的男子,又是名大夫,谁能比他更熟知各类药草的药性?

  “你能爬得到十丈高的陡壁吗?”以他的文弱身子,只怕连十尺也到不了,重点是,她不想带一个脑子坏掉的人去采药!

  “十……十丈高……”口水一吞,杭君山拍胸脯的气魄当场灭了一半。

  “或是在湍急的溪流中采撷流黄草?”不晓得会不会像之前一样捧成浮尸,还要劳烦她助他“一臂之力”。

  “这……”溺过一次水,他有恐水症。

  “千蛇出洞中取出三十年一开的白灵花?”她想,若他让蛇群包围了要怎么脱困……他大概会怪那群蛇不明事理,然后念上两个时辰吧。

  “什么,这里有早已绝迹的白灵花?!”但一想到千蛇环伺,他的声音就稍嫌气弱。

  “不过树上的晶兰应该难不倒你,它攀附着老榕树树根生长在悬崖下方,你只要半个身攀附在屋顶伸长臂膀便可摘取。”当然,如果他没往下掉的话,应该采得到。

  “……”有些傻住的杭君山顿时无言,额头一滴冷汗往下滑落。

  “这样你还要自告奋勇吗?”她看他的用处就是吃饭跟荼毒她的耳朵,她还不如就当遇山匪让人抢了一顿粮,早早让他出林好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又是毒蛇,又是急流峭壁,他的命一定要这么苦吗?这个他心目中如菩萨般善良的苏姑娘,真要这么为难他?

  久久等不到他的响应,不及他腰高的小漾学大人模样重重叹了口气。

  “他不行啦!写意姊姊,你瞧他胳臂虽然比我小手臂粗,可是肯定连捆柴也扛不动。”要是有吃饭比赛,他一定是第一名。

  “谁说的,十个你我也扛得起,别轻忽男人的气力!”不想被看扁的杭君山一拍桌子,气势凌人。

  “是吗?”

  面对大姑娘、小丫头的质疑眼神,他咬下牙硬扛起重担。“走,我们上山去,我非让你们瞧瞧我的能耐不成!”

  “不要勉强,我讨厌替人收尸。”到时候她一样会让他当花肥。

  “是呀!阿叔,你多吃饭就好,我小小年纪拿不动锄头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写意姊姊如果心情不错,说不定会奴役我挖个坑将你拖去埋。”她才八岁,绝对搬不动尸体。

 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他真有那么不济事吗?竟然连“阿叔”这种词都出来了?!“小妹妹,我不是阿叔,叫声杭哥哥。”

  “杭哥哥?”小漾眨了眨眼,满脸疑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