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爱的代嫁 >
三十


  关键时刻,管家翁嘉南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“在这看什么好戏?还不去做事?”

  “啊?是的……”大伙儿掩不住失望,一个个转身离去,却是离情依依,频频回头。

  翁嘉南摇头苦笑,心想男主人和女主人可真恩爱,新婚初期那些小风小雨,显然都是感情的加温剂,相信在不久的未来,赵家就要有小孩的哭闹欢笑声了。

  花园中,赵擎宇拥住差点跌倒的妻子,这一来让他提的竹篮掉了,花朵枝叶散了一地,但他们并不在乎,最重要的事物就在怀中,还有什么得失好挂意?

  她的呼吸就在他颈边,柔柔的,痒痒的,逗得他心思难定、心跳难静。

  忽然她提出一个问题。“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?”

  “但愿像你,不要像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明白,他优秀聪明又理智,孩子若遗传到他该有多好。

  “或许我继承了父亲的个性,有一天我也会得躁郁症,也会上吊自杀……甚至虐待自己的小孩……”他的焦虑幻想一发不可收拾。“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很不幸?遇到一个像我这样的人。”

  “对啊~~我是很不幸没错。”她耸耸肩,笑了几声。

  听她坦承不讳,他无言了,他确实是个胆小鬼,跟她比较起来,他没有被爱的自信,也没有爱人的勇气,完全不适合做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。

  没想到她翻脸如翻书,一下从笑容转为怒容,推开他的怀抱,指着他的鼻子骂:“你什么意思?居然给我问这种问题!”

  “怎么了?”他不懂她为何发火,女人真是奇妙的生物。

  “你跟你父亲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,你少在那边自我催眠、自艾自怜,还给自己找借口,我才不听这种鬼话!”她一发完火,立刻就没事了,搂住他的颈子,俏皮笑道:“你是我爱的人,你就要对自己有信心,因为你被我看上了,而我的眼光一向很准。”

  “我说不过你。”他是欣慰喜悦的,却不知如何表示,他拘谨了这么多年,难以在一时间改变。

  “那你就乖乖地听我说。”她娇羞一笑。“告诉你喔……我……好像怀孕了耶!”

  这个月的好朋友已经迟到两周了,她自己去买了验孕棒测试,神神秘秘的,就是想给他惊喜。

  “是吗?”他一下愣住,脑袋完全空白,一个不习惯幸福快乐的人,忽然给他满满的幸福快乐,教他不知怎么消化。

  他的表现让花雨涵大为不满,气呼呼地质询:“喂喂喂~~你这是什么反应?就不能兴奋、开心点吗?”

  对于孩子,除了她自己爱得紧、想要得要命,更是为了他着想。当初他和他父亲是那样糟糕的关系,等他自己做了父亲,生命转到另一种境界,一定能感受亲子感情的美妙。

  “喔!”他点个头,机械式地回答:“如果你怀孕了,我很高兴。”

  “那你可不可以把嘴张大一点?让我看清楚你是在笑,不是哭!”她拉着他的嘴角,硬要他挤出笑,这个不知怎么笑的男人,教她又爱又怜。

  即使是一个原本不懂笑、不懂哭的男人,也该有机会学会爱的。

  他勉强照她的话做,多练习应该会变擅长,说不定还能笑得像偶像明星呢!

  “为了报答你辛苦怀孕,我可以答应你三个愿望。”他提出交换条件,当初他说过,若她生一个孩子就可得到五千万,不过现在谈钱的话,他敢打赌她一定发飙,所以他最好还是婉转些。

  更何况,他也真的想为她做些什么,若没有她解除他的武装、闯进他的城堡,现在的他还在黑暗中摸索、在噩梦中挣扎,怎能感受如此温煦阳光?

  “真的吗?”花雨涵整张脸都亮了起来,他看了虽然开心,却也有点不安,难以预料她会提出什么异想天开的愿望?

  “只要是不违法的,我应该都能办到。”

  她拍拍手,嘿嘿笑着。“好!那我第一个愿望是……”

  叩!叩!

  “请进。”

  敲过主卧房的门,翁嘉南送进一壶花草茶,而赵擎宇坐在扶手椅上,正在翻阅一本财经杂志,这应该是相当正常的景象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