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爱的代嫁 >
三十五


  谁知当她真正躺在手术台了,却是送定小宝宝的最后一程,生命之无常与残忍,莫过于此。

  手术前,麻醉师以亲切的声音说:“赵太太,我已经帮你打了针,你等一下会开始想睡,你尽量放轻松,就当是作了一场梦。”

  雨涵轻轻点了头,确实,她感觉像在作梦,一场荒谬、伤痛而难以相信的梦,在她下次睁开眼睛时,宝宝就跟她的身体分离了,不再是她的一部分了。

  没多久,她陷入意识迷离的状态,应该是进入了梦乡吧,她却隐约听到孩子的哭泣声,仿佛在抗议、在哭诉,为何不让他看看这个世界?为何这么小、这么早就要说再见?甚至他们还没见过面哪。

  哭声越来越远、越来越低,她的脚步追不上,双手只抓住空虚,她能感觉她正在失去宝宝,她内心的一部分也被带走,从此以后再不能完整。

  再次睁开眼睛时,她发觉自己脸上湿湿的,可能是在梦中她哭了,即使麻醉药让她失去知觉,却停止不了她的心痛蔓延。

  “雨涵……”赵擎宇站在病床旁守候妻子,这儿是一间单人恢复室,刚动完手术的病人会被送进,直到麻醉完全退去再离开。

  她眨了眨眼,还不能言语,全身都麻木而沉重,内心却尖锐地刺痛着,好清楚好深刻。

  他一次又一次擦去她的泪,但那泪水仿佛忘了关上的水龙头,不由自主地、自然而然地流泻而出,她只是静静躺着,静静流泪,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宝宝不在她体内了,她感觉得出来,她变得空洞而孤单,她失去的也许只是几百公克的重量,却是她心中最珍贵、最渴望的存在。

  老天为何不将她一起带定?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,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?霎时间她只想追上孩子,不顾一切地追上去,要她抛开一切都无所谓,她对这人间可以毫无留恋。

  仿佛要提醒她,这人间还值得她留恋,赵擎宇轻吻过她的手,沙哑道:“医生说手术很成功……只要你好好休息、调养,我们可以再拥有孩子的。”

  她听得到他的声音,却听不进任何一句话,此时此刻,说什么都没有意义。

  慢慢的,她恢复了一点知觉,已经可以张开嘴了,于是她哽咽着说:“我要回家……”

  “你想回家?”赵擎宇转身问一旁的护士。“我可以带我的妻子回家吗?她还需不需要什么照顾?”

  护士小姐摇头说:“赵太太,你的麻醉还没全退,你应该再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我只想回家……”花雨涵轻轻摇头,泪水濡湿了耳际,连头发都要浸湿了,再这样下去,她就快被自己的眼泪淹没。如果是这种死法,她并不排斥,死在她的心痛心绞之中,只求跟孩子见上一面。

  护士小姐能明白她的心情,放柔语气说:“再休息一下好吗?你现在就起来的话,可能会头晕、不舒服。”

  “我要回家……带我回家……”她对丈夫伸出乎,那虚弱无力的手,却紧紧掐住他的心,几乎要掐出了他的泪水,他从未想过自己可能会哭,此时却眼眶发热、眼角酸涩。

  “我们回家,我现在就带你回家。”赵擎宇缓缓抱起妻子,他愿替她做所有的事,只要她健康快乐,但有谁能告诉他该怎么做?

  “好吧!”护士小姐见状叹口气,交代了几个该注意的事项,又下放心地交代:“有任何问题要打电话来喔!”

  “好的。”赵擎宇点个头,所有医护人员都相当和善,或许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  坐上车,赵擎宇只对司机吩咐了一句。“回家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司机今天比任何一天都要用心开车,全程维持最平稳的状态和速度,不让任何突发路况影响女主人的心情。他还没有机会成为一个父亲,但他有一个疼爱他的母亲,多少能体会母爱的伟大,他光是感冒就让母亲够操心了,更何况是一个亲手送走孩子的母亲?

  一路上天阴阴的,没多久飘起了小雨,在车窗上划开一道道水痕,像是谁的眼泪在飞,纷纷不断。

  花雨涵倚偎在丈夫怀中,应该是温暖的怀抱,她却不住颤抖,失温到了某一种极限,就快失去感觉。

  “别哭,我们就快到家了。”他在她耳边说,擦去她一道泪痕,但又有另一道流下。

  在赵家门口迎接的,除了管家翁嘉南,还有所有佣人,他们都得知今天手术的原因,不管是值班的或休息的,都自愿等男女主人回家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