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十七


  这女人胆敢把他吵醒,又一走了之?没这么便宜的事!

  即将离去的脚步硬生生踩了煞车,她转过头,不由自主微笑起来。“抱歉,我以为你又睡著了。”

  看他像是刚洗过脸,还有些水珠垂在发梢,那模样出乎意外的性感,她一时脸红心跳,出了神地凝视他,贪图这一刻的美好。

  “发什么呆?”他走到饭厅坐下,拨开额前的黑发,有点不耐烦地问:“吃啥?”

  “有牛肉寿喜烧、什锦煎、味噌汤、蛋豆腐、天妇罗,当然……还有饭。”她已摸熟他的喜好,只有这些日本料理才得他欢心。

  饭菜香扑鼻而来,他忽然饥肠辘辘,原来食欲是可以被挑起的,过去他常懒得吃就不吃了,全拜这女人之赐,他再懒也有欲望吃了。

  他先吃了一块牛肉,然后扒了一口饭,立刻睁大眼问:“这什么玩意儿?!”

  “呃……这是糙米饭……”她知道自己在老虎头上捋胡须,但上回看他几乎要昏倒,她就下定决心,一定得让他改变饮食习惯!

  他放下碗筷,冰雪般的眼神扫过她。“白饭就白饭,我才不吃糙米饭。”

  “糙米富含维生素B,对于低血压很有帮助。”她看资料上说,糙米中含有大量的维他命B,可以改善低血压、调整自律神经、减缓焦虑以及赖床,多好啊!

  “不用你多管闲事。”

  他没大吼也没拍桌,只是一副冷漠的表情,却足以让人自觉像个蠢蛋,而且是个自以为热心,却丝毫不被肯定的蠢蛋。

  照他的定义,她在周日还跑来叫他起床、拜托他吃饭、希望他摄取维生素,都是她多管闲事了。

  罗芙低下头,眨眨眼,眨去即将落下的泪滴。“抱歉,那、那我去重做一份好了。”

  她站起来慢慢走向厨房,脚步很轻,心情很重,她这到底在做什么?明知不可为而为,她都开始讨厌自己了,说是要关心他,其实是想接近他,现在尝到苦果了吧?

  看著她的背影,贺羽宣忽然想到一件事,万一这女人又掉眼泪,等会儿煮出来的饭岂不是咸咸的?就算是他的心理错觉好了,上回她哭过后,晚饭尝起来特别苦涩。

  心念一转,他出声制止了她。“等等!”

  “嗯?”她转过头,双眸湿润,嘴唇微颤,彷佛随时会掉泪。说不上是怎样的心情,就是刺刺的、痛痛的,有种不如归去的念头,她在这儿实在没意思……

  气氛凝结,贺羽宣忽觉胸口沈重,彷佛自己刚才说了罪该万死的话,才让她呈现这脆弱的表情。

  “反正你都做好了,随便吃吃无所谓。”话说出口,他自己都不敢相信,他为何对她有罪恶感?甚至自觉有义务让她开心?

  “你说真的?”罗芙站在原地,眼神从黯然转为明亮,彷佛魔法在她身上展开来。

  他不晓得该如何作答,乾脆低下头猛吃,一口味噌汤、一口糙米饭,虽然不太习惯,嚼久了也有种香甜。

  “谢谢……”她颤抖的声音泄漏激动,但不是难过,而是快乐。

  谢什么谢?她又没因此得到任何好处!这女人天真过了头,自以为是天使不成?贺羽宣想归想,仍未停止吃饭的动作,反正也不难吃,无妨。

  罗芙在旁看他吃完两碗糙米饭,掩不住嘴角笑意,真的好高兴、好高兴,因为他接受她的心意了,两人的距离似乎也拉近了,或许只有她一个人这样觉得?

  “吃饱了。”他放下碗筷,忍不住多瞧她几眼,怎么她变得满面春风、眼眸晶亮?就因为他听她的话,吃下这其实还可以的玩意儿?女人果真是奇妙的生物,眼前这个显然是个中翘楚,若做为他的实验对象,倒也挺绝配的。

  “谢谢!”她再次道谢。“那么我收拾一下,您请回房休息吧!”

  罗芙收拾好碗盘,放进厨房的水槽,刻意放轻动作,免得吵到他入眠。

  贺羽宣半声不吭,回到卧房内,本来一倒头就要睡回笼觉,却睁大著眼盯著天花板。

  耳边除了蝉声,还传来轻微的冲水声,应该是那女人在洗碗,让他想到海浪一波波拍打上岸,那是他童年记忆中最美的画,外公、外婆常带他到无人管理的海边,祖孙三人坐在海滩上,有时游泳、钓鱼、捡贝壳,有时什么也不做,只是静静凝望太阳的起落。

  南风吹来茉莉花香,往事不请自来,点点滴滴难以形容,他翻了几个身,就是躲不过那潮浪来袭,也许是这夏蝉的鸣唱,也许是那糙米饭的作用,他的心境无法不起波纹。

  突然某个念头涌上,怎么甩都甩不开,他纵身跳起来,跑进厨房看不到人影,他又气又慌,整栋屋子都找遍了,才想到还有后院!

  这时,罗芙正好洗完衣服,正一件件夹到晒衣绳上,她喜欢阳光胜于烘衣机,让贺羽宣穿上有花莲阳光味道的衣服,应该会越来越健康、越来越开朗吧!

  白色外衣、灰色衬衫、黑色长裤,单调的颜色在风中飘荡著,连被单也都是无彩色系,一致的黑灰白,罗芙多想替他增添些色彩,不知能否说服他穿粉红色T恤?但那是不可能的吧?她自己想著都笑了。

  贺羽宣跑到后院,原本立即要开口,却忽然发不出声音,怔怔瞧她晒衣的模样,脸上那抹柔情从何而来?为何让他眼睛有点刺痛,心头有点震撼,就像先前决定改吃糙米饭一样,他全身都不对劲!

  果然她是最适合的恋爱对象,至少她让他有点不由自主了,不是吗?

  专心于晒衣工作的她,没注意到屋檐阴影下,有双眼正若有所思的凝望她。蓦地,她背后传来低沈嗓音。“喂!”

  “啊?!”一件被单差点从她手中掉下,心脏也几乎要蹦出她胸口,这男人走路都不出声音的,有天真会把她吓昏。

  奇怪了,他不是在睡觉吗?怎会跑出来吓她寻开心?回过头,她看到他贴近的脸庞,低下头对她说:“我不想睡觉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