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十九


  他夹上最后一个夹子,随即发令。“好了,我们走!”

  “嗯,我们去海边。”她发现自己无法拒绝他,而当她说出“我们”这两个字,内心绷紧了一下,彷佛期待了许久,终于梦想成真。

  望进他眼中的海洋,她愿意当一朵浪花,即使稍纵即逝,她曾在他怀抱中。

  是海的味道。窗外吹进带著咸味的风,让贺羽宣确定了这一点。

  一下车,他的双眼发亮了,那神情雀跃期待,罗芙不用问也知道,他爱极了这里。

  因为他不喜欢人多,她没带他去海水浴场,特别挑了一个未开发的海滩,蓝天、碧海、白浪,简单就是经典,夏日风情尽在其中。

  罗芙撑起一把小阳伞,抵挡紫外线的侵袭,但贺羽宣丝毫不畏阳光,走向蓝中透绿的海水,长裤浸湿了无所谓,张开双手,迎接浪花,席卷他的身心,像婴儿回到母亲的怀抱,悠然自在。

  沙滩上的罗芙却被吓著了,看他越来越深入海洋,她惊骇不已,莫非他不想活了?才刚提议要跟她来场恋爱实验,他却要自寻死路,有没有那么冲动啊?

  “贺博士!你要去哪里?水很深的,危险!”

  她的叫声被海风吹散,传不到他耳里,只见他整个人都快没顶,她肩膀僵硬,嘴唇颤抖,不,她不能让他死!

  不顾自己穿著长裙和凉鞋,她大步冲上前,潮浪的力量推拒著她,海中的他是那么遥远,她该如何靠近?就算她会因此被淹没,她无法看他就此离去。

  一番挣扎跋涉后,终于,她从背后抱住他,高喊:“不可以!不可以!”

  请不要离开,请多点留恋,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,只要打开心门就能发觉,难道他当真毫无牵挂,宁愿一走了之?想到此,她的眼热了,心也痛了。

  骤然感受到她的贴近,贺羽宣受到的惊吓也不亚于她。他慢慢转过头,一脸不可思议——

  “你抱著我做什么?”

  离开外祖父、外祖母之后,他从未被任何人拥抱,即使在国外有拥抱亲颊的礼仪,他仍坚持不让人接近,那对他来说是最厌恶的事。

  然而,这个叫罗芙的女人,却无法让他有讨厌的感觉,而且他发现她在发抖,她怎么了?

  “你……你不可以寻短,在这么美丽的地方……不应该有人自杀的!”她不知自己是否劝得动他,但她非劝不可,就算劝不动,她也要把他拉回岸边,就算拉不回,她也要阻止他继续往前,那会死人的!

  “谁要自杀?”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说啥蠢话?

  她双眸透著慌乱,双手抓在他衣领上。“你分明是要走进海里,把自己溺死,这到底是为什么?不管什么天大的问题都能解决,你不该这样放弃自己!”

  “哈哈哈!”他闻言大笑,笑得畅快开怀,眼泪都快跑出来了。

  她愣愣看著他的笑容、听著他的笑声,虽然不明白却有种感动,原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,整张脸都洋缢著欢乐,不只轻松也稚气许多,其实他才二十六岁,还是个年轻人啊!

  他应该多笑、常笑,或许可融化他那冷漠的面容,让他的心也晒晒阳光、吹吹海风吧!

  等他笑够了,才解开她的疑问,说:“我只是想游泳,没事干么要溺死?”

  “啊?”看他自在的微笑,她这才领悟,是自己想像力太丰富。“我以为、我以为……抱歉!”

  老天,她实在糗毙了,居然误会他不想活了,还追到海中抱住他,对他说那些傻话,她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,但现在似乎潜水比较适合。

  而更糟糕的是,怎么她还抓著他的衣领,贴在他的胸前?这太夸张了!

  她赶紧收回手,却发现两人的距离不减,他忽然拥住了她发抖的身子,她还来不及说些什么,只在半秒间,双唇已被他占据。

  这感觉不是风也不是海,是他在吻她吗?不,不会吧!罗芙一时恍惚,不确定是自己的错觉或现实?

  他的唇带来温暖触感,教她不能再怀疑下去,这确实是个吻,虽然不激烈也不迫切,只像是海风拂过脸颊,却给她一种被珍惜、被呵护的感觉。

  恋爱就该接吻吧?贺羽宣如此猜测著,虽是初吻,但吻她应该不困难,这女人不会拒绝他的,他很肯定。

  他的手臂环在她腰间,并没有强迫的意味,而她也不想挣脱,或许她期待这一切很久了,真正发生时竟觉似曾相识,莫非在梦中曾上演过?

  她闭上眼,不去看蓝天澄净、白云悠然,此刻她唯一的知觉是他,她不肯分心,她要专注于这个吻。

  过了多久呢?当他轻轻放开她,两人对视,她双颊羞红,发抖的原因已不是慌张,而是另一种情绪,有什么事即将发生的预感。

  他仍是微笑,神情淡淡的看不出变化,脱去上衣,随手交给她。“拿著。”

  接吻是挺有趣的没错,但他现在有更想做的事,那就是延续被她打断的“跳海”之举。

  “咦?”她接住他的衣服,下一秒钟,他已像海豚般投入海中,痛快奔放的游泳,自由自在的徜徉。

  他、他就这样吻了她又跑开?他心底到底在想什么?这男人像谜一般难解,而她太过单纯的脑袋,却被深深吸引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