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二十二


  “喔。”她不禁暗暗高兴,原来他不只看窗外风景,还会看她开车呢!

  她那柔情似水的凝视让贺羽宣心中又敲起警钟,他回避她的视线,快步走出房。搞什么东西,都已决定要找她恋爱了,事情却越来越不对劲!

  罗芙乖乖躺在他铺好的床上,她的头发也是他吹乾的,他甚至要买东西给她吃呢!她真怕这是场梦,会不会一下得到太多,反而乐极生悲?

  半小时后,门口传来脚步声,贺羽宣买了温热的海鲜粥,让她又惊讶又感动,连吃了半碗才放下,羞涩道:“谢谢,我一时吃不完。”

  “我买的东西,不可以浪费。”他接过去,拿她用过的汤匙,没几大口就解决了。

  她愣愣盯著他,这男人一点都不避讳,就这样吃她吃过的东西,用她用过的汤匙?谈恋爱该做的事,他们都会一一进行吗?

  就在她脑中翻腾之际,有些话自己溜出了嘴。“我可不可以问你?今天……为什么吻我?”

  沈默中,心跳更显急迫,老天,她管不住自己的嘴,竟然真的说出来了?

  他歪头想了想,很认真地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要照顾我,还买东西给我吃?”她对自己的胆量相当敬佩,反正不该说的都说了,乾脆一次问到底,要丢脸就彻底一点!

  他一样认真思考,认真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

  没试过的事情教他怎么回答?这些变化来得太快,连他自己都搞不懂,究竟是为了进行实验还是不由自主?都怪石靖蓝说了那些挑战的话,害他做出这些怪事。

  “你对我是怎样的感觉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只能回答不知道吗?”她委屈起来,没想到鼓起勇气发问,居然是得到这种回应。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!”他忽然抓起头发,对她也对自己大吼。“我没吻过女人,也从来没恋爱过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不是他没诚意回答,而是他毫无经验,根据他科学家的思考方式,没得到实验证明过的问题,是不能下任何定义的。

  罗芙这才领悟他的意思。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跟任何人都不曾亲近过?”

  “你应该了解的,我讨厌跟任何人打交道。”她已经是他最大的突破,他跟外公、外婆生活十二年,可从来没想过要亲他们。

  在海边他八成是鬼迷心窍,才会冲动地吻了她,但他却一点都不后悔,这又是怎么回事?只因她的泪滴、她的凝视、她的发香,在让他的理智崩溃,否则他怎会做出一连串不像自己的举动?

  “所以,你根本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感觉?”

  “刚才我就说过了,还用问?”他比她还困惑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平静不再,孤独不再,他习惯多年的生活方式,就快被她完全瓦解。

  难道这就是石靖蓝所说的恋爱?不只脑波被外星人控制,还得打开自己的心,让另一个人毫无距离地观察,那是多危险的事!

  “那你为什么……要选我做恋爱实验?”她对这名词有点感冒,却也找不到别的说法。

  关于这事,他倒是有充足解释。“第一,我不讨厌你,第二,你喜欢我,第三,反正也没别的人选。”

  “喔。”她表面镇定,内心却在狂喊:老天爷啊老天爷,为何赐给她这种另类的男人?多么实际又多么天真,竟然拿恋爱来当实验,他真以为这是哪门科学吗?!

  乐极果然生悲,就在她以为他可能也喜欢她时,却发现他的人生字典中没有爱情两字,这是多么痛的领悟,她有再多的美梦都因他破灭了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他隐约看得出,她眼神黯淡了下来。

  “没、没有啊……”她勉强挤出微笑,告诉自己感情不能强求,尤其是对这样的一个男人。

  “你先休息吧!”他站起来往外走,替她关上纸门,隔开两个世界。他得再想一想,他要的到底是什么?恋爱真有那么特别,特别到他得打开心房?

  曾经遥远曾经靠近的两人,此刻只有沈默以对,连夜风都像叹息,良宵一去不再,爱要及时,恋人们能否明白?

  午夜,下起了雨,先是滴答滴答,继而倾盆落下,瞬间覆盖了大地。

  罗芙并不是被雨声吵醒的,而是一个奇怪的梦。她梦见贺羽宣走在她前方,她想拍拍他的肩膀,或直接抱住他的背,却怎么都赶不上他的脚步。

  “呼!”猛然睁开眼,她胸口起伏,不断喘气,擦去额头的冷汗。

  若说梦境是现实的投射,那么她应该了解到,她是无论如何追赶不上贺羽宣的,他太神秘太飘忽,而她的脚步太小,就算她跑得再努力,那距离仍无法拉近。

  才坐起身,她随即发现房里不只是她,还有另一个人,那视线让她又冷又热,因为那来自贺羽宣,扰乱她梦境的男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