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二十四


  “我不想要这样!你让我失去冷静。”他握拳捶在榻榻米上,挫折又困惑,这究竟怎么回事?她的存在变得太强烈,超出他所能承载的界线,简直、简直就快闯进他心里了!

  恋爱就得这么恐怖吗?让一个人忘了自己是谁?这威力太强大了!

  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他的指责使她微笑,女人总爱看男人失控,尤其是因为她的关系。

  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他大口喘气,抓著头发,想不通这一切,他快爆炸了!他不是没有过欲望,却从未如此强烈,尤其是对一个特定女人,完全集中的力量更为可观。

  看他激动得不能自已,她只觉他太可爱,让她太想爱他。“你别这样,先躺下来。”她的小手轻轻一推,不花半点力气,就让他躺到她身旁。

  “我们要睡觉了?”他不认为自己睡得著,她的身体太近、头发太香,整个人都太诱惑。

  “我有个好主意。”她把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,柔声道:“谈峦爱的时候,除了接吻以外,应该也要聊聊天的。”

  她相信,有时候什么也不做,反而更能接近彼此,不知他是否愿意拉近这距离?

  他没拒绝她的动作,大手包住她的小手,不自觉地抚弄起来,感觉那柔嫩细致,却是为他做饭洗衣的手,她真是个奇妙的组合体。

  “聊天是什么?我从来没聊过天。”谈恋爱非得聊天吗?他闷闷地想,那有什么意思?

  她想了一下才回答:“就是互相问答、互相倾诉。”

  “没有概念。”也没有兴趣。

  她也不期待他能有什么正面回应,她所面对的并非普通男人,而是一个有时疯狂、有时幼稚的天才。“那我问你问题,你想说的话就说,不想说也没关系。”

  他被说服了,当她柔细的嗓音就在他耳边,他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。“好吧!试试看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她的感谢不只是对他,也是对老天的仁兹心,终于让她有机会,走进他从未被打开的心门。于是她提出第一个问题!

  “你爸妈跟你还有联络吗?”

  “他们尝试过,但我拒绝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她想要家庭温暖都得不到,虽然他的父母曾犯过错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冰山也该消融了吧?

  “他们看中的是我的价值,想用心理战术拉我去一些单位,也能因此巩固他们的地位。”从此他认清事实,唯有自己可信赖,想飞向何处都行,没有任何牵绊。

  “你讨厌他们用亲情打动你?”她听得出,他对他们相当不满。

  “我跟他们毫无亲情,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我不受任何束缚。”他最厌恶的就是人际关系,人性是自私的,最后都只为自己打算,而人际关系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。

  不受束缚?她心情有点沈重,彷佛身旁的他即将要离开,而她没有任何留下他的理由。

  “你的名字里有个羽,英文名又叫Wing,意思是说你随时会展翅高飞?”

  “没错,我不一定留在花莲、留在台湾,等我该走的时候我就会走。”他从不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,那会造成依赖,并产生关系,都是麻烦事。

  “你对任何地方都不会有留恋?”她不放弃地问。

  “生离死别,聚散离合,是人生常态。”既然相逢就注定了离别,因此他不让自己投入感情,所有心力都投注在研究上,简单平静。

  他说得没错,但她有另一种想法。“可是,人生最可爱的地方不就在于有留恋、有牵挂?当你爱上一个人、一块土地、一种感觉,你就会想为他们做点什么,即使受到挫折,仍觉得付出就是幸福。”

  “爱?就像你的名字罗芙……L○VE?”他轻轻念出她的名字,彷佛爱就在唇边,每一次喊她就是喊爱,但真有这么容易吗?

  “嗯……”她喜欢他喊她的名字,一种甜甜的感觉在心头。

  “那你告诉我,什么叫爱?”他想听听她的说法,跟石靖蓝或许有所不同。

  他的问题对她并不困难,自从认识他,她已思索过无数次,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?

  “对我来说,爱应该是希望和对方分享吧!”她微笑一下,望著天花板,像望著星空许愿。“不管是生命中的苦辣酸甜,都希望和对方一起分享,然后手牵著手跟这世界告别,心底没有遗憾只有感谢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