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四十


  他用那没有温度的眼神投向她,带给她一阵从脚底升起的寒意。“既然知道是打扰,就不要这么做。”

  “我有些话想告诉你,可以给我……一点时间吗?”她自觉谦卑,像个没有礼貌的客人。

  “我的时间宝贵,只能给你三分钟。”他抬起手,对表计时,态度冷得可以。

  一瞬间,夏日彷佛已到终点,第一道北风在她心中吹起。是否随著叶子的落下,某些东西也追不回了?

  “谢谢!”她心中有千言万语,却在这关头不知从何说起,若能把心掏出来给他看,那该多好。

  沈静中,只有风吹叶落的声音,他冷冷提醒她。“已经过一分钟了。”

  她猛一回神,仍以别人的要求为优先。“是这样的……蔡院长拜托我来劝你,请你留在D大不要走……”

  不要走,请不要走!她想这样大喊,却被泪意哽咽,所有感受都在眼中,只愿他凝视她,看出她的不舍和心痛,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吗?

  谁知他冷笑了一声。“他凭什么认为我会听你的话?”这更证明了他们的计画,果然是以罗芙为诱饵,好让他心甘情愿留下,拒绝其他学校的邀约。

  “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,即使我爱你,也没有权利留住你,可是……可是我……”

  “你说什么都行,就是别说那个字!”他立刻打断她,那个字让他觉得无比刺耳!

  “你真的不相信我爱你?”她不能再沈静了,若不为自己解释,她怕再也没有机会挽回。“我承认,我也有私心,希望你留下来,但那并不表示我对你的爱是虚伪的,我只是平凡人,我会害怕、我会担心……”

  “时间到了!”他不愿让自己动摇,尤其当她那双眼瞅著他的时候,许多是非似乎不再重要,但他拒绝让黑白不分,他是个对感情有极端标准的人。

  “羽宣……”

  “我明天就搭机离开,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。”

  眼看他转身离去,她的泪水再次奔流,没有力量追上,只能缓缓蹲下,让风替她擦乾泪。

  一切都如梦,爱过而后失去,本是很平几的一个故事,只是她还不能平静面对,还需要很多时间来冲淡,而她怕那可能要花上一辈子……

  第九章

  贺羽宣搭机离开花莲那天,没有让任何人知道,也就没有人来送行,跟他当初抵达时有天壤之别。

  分合聚散本是常态,他一生都在流浪,他不属于哪个地方。

  难以解释的是,当他从机上窗户俯瞰花莲,却有种被撕裂的痛楚,离开了这块土地,离开了童年的回忆,他的生命还剩下什么?

  然而,他像是受伤后的野兽,只能躲到角落舔舐伤口,深深警惕自己,不要再让任何人靠近,否则一旦有了感情,终究要以伤心收场。

  同一时间,罗芙躺在自己的床上,从窗户仰望蓝天,她的心彷佛也飞到天上,随著白云飘去,是否这样能寄托她的真情,让那个人明白,她爱得好苦好痛……

  昨天和今天她都请了假,组长没问半句就准假,大家都知道她需要疗伤,那哽咽的声音已说明一切,不知要多少泪水才能让伤口结痂。

  叮咚!

  门铃声响起,突兀而吓人。

  罗芙几乎没力气下床,缓慢走上前,一看对讲机画面,没想到会是李雅梅,也就是蔡院长的夫人。

  她随手梳整一下头发,打开门,点个头问:“夫人?你怎么有空来?”

  李雅梅一身轻便装扮,她刚练完瑜伽才开车过来,听丈夫说罗芙请假两天,她等不及通知就要来探望。

  “你这两天都请假,我特别来看看你。”李雅梅走进屋里,发现桌上只有饼乾和开水,立刻质问:“你是不是都没好好吃、好好睡?”

  李雅梅最大的兴趣就是运动养身,看到年轻女孩这样虐待自己,完全不能忍受,更何况她早把罗芙当女儿看,谁教她只有两个儿子,偏偏少了个乖女儿。

  罗芙不得不承认,轻声道:“嗯……最近有点不舒服。”

  “最近我认识一个很棒的中医师,我今天就是来带你去看的。”李雅梅岂会不知道,这病由心生,光打针吃药没用,得花时间慢慢调养。

  “不用了,夫人,太麻烦你了。”她愧对蔡院长的已经够多,实在不想再欠这份情。

  “别老叫我夫人、夫人的,都把我叫老了,也显得生疏。”李雅梅顺手替她拨拨头发。“不过也别叫我伯母,我还没到那年纪,叫我阿姨就好了。”

  “嗯……阿姨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