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四十四


  “有需要我会再通知你。”医生点个头,转进隔壁的急救室。

  受此打击,李雅梅几乎站不住了,蔡儒明连忙扶她坐到长椅上,替她倒杯温水,确定她没有大碍,才又上前寻找贺羽宣!

  “我太太希望我跟你谈一谈。其实不用她说,我也想告诉你。”

  贺羽宣静静盯著墙壁,彷佛什么也听不到,但蔡儒明决定,他一定要说出来,否则他对不起罗芙,也对不起自己的良知。

  “报纸登出消息那天,我已经说过一次,我从来没要求她用美人计,就算我曾有这种期待,也勉强不了她。况且她什么好处都没拿到,只除了你那份生活津贴,一个月才三万块,都给你买吃的用的了。

  “可能罗芙没跟你说过,我和我太太都是天恩育幼院的赞助者,罗芙考上大学后,学费也是我们付的,连她住的套房、开的车子,都是我太太提供的。因为我们生了两个儿子,我太太特别喜欢她,把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。”

  贺羽宣的表情仍然不变,蔡儒明吸口气,决定放手一搏,反正人生有舍有得,他必须舍去私心,才能得到安心。

  “说来都是我的错,是我给她太大压力,让她在恩情和爱情之中难以选择,才会走到今天这局面。现在我要告诉你,我放弃争取你回到D大,你想去哪儿就去吧!只要你好好照顾罗芙,这是我唯一的希望。”

  一口气说完后,蔡儒明以为贺羽宣什么都没听进去,突见他伸手捶向墙壁,那么强力、那么无助,发出闷重敲击声,一次又一次,很快让他手背破皮流了血。

  “贺博士!贺博士!”蔡儒明怎么喊都没用,最后乾脆抱住他的手臂。“贺羽宣!你冷静点,现在你该做的,是祈祷而不是崩溃!”

  贺羽宣停下动作,口中喘息,脸上冒汗,而那眼底只有恐惧和懊悔,他生平从未如此害怕过。

  同为男人,蔡儒明多少能体会他的心情,当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和生命拔河,自己却什么也无法替她做,那种脆弱感足以使人发疯。

  只但愿,命运不会对罗芙太残忍,爱情不会让彼此太遗憾。

  从深夜到凌晨,从凌晨到傍晚,不到二十四小时的等候,感觉却像过了很久很久。

  过去、未来、现在,三种时空不断交替出现,在心底如幻梦般飘移。贺羽宣不确定自己活在哪个世界,许多画面浮过眼前,有她的笑容、她的泪眼、她的温柔、她的悲痛,而最让他挥之不去的,是她在昏倒前那番话,她说她的罪名就是爱……

  她名叫罗芙,也就是“LOVE”,这不该是罪名,而是她的天赋。她懂得如何去爱,他却不懂如何被爱,以为自己一定会受伤,不敢接受爱,是他的胆怯造成这伤害。

  他只盼望还有机会补救,老天爷应该会允诺他这愿望,千万别让他抱憾终生啊!

  黄昏时分,窗外晚霞如火,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助,唯有双手交握,默默祈祷,但愿命运之神赐给他一次奇迹。

  当初外公、外婆因车祸去世,他还不懂什么叫死亡,只觉失去了最亲近的人,如今分离的脚步接近,黑暗的影子垂下,他确确实实感受到,生命脆弱得随时会流逝。

  手中沙握不住,他一个人太无助,若没有她的爱相伴左右,活著还能有什么意义?他再也无法展翅飞翔,肩上背负的伤痛和歉疚,沈重得让他连呼吸都吃力。

  彷佛过了一万年,医生才走出急救室,面带微笑道:“刚才我们给病人做了全身检查,发现孩子还有心跳,这是个好现象,但要继续观察,最好住院一周以上。”

  “是!”蔡儒明和李雅梅一起回答,两人紧紧拥抱,强忍著不尖叫出来。

  贺羽宣背靠著墙,说不出半句话,一下仍无法消化事实,所谓失而复得,是种太过尖锐的快乐,当他内心如此颤抖,连快乐都难以承载。

  “多谢医生帮忙!我们全家都感谢您!”蔡儒明再三鞠躬,他和妻子已决定,从今后罗芙就如同他们的女儿,一定要全力照顾她。

  “怎么,孩子的父亲吓坏啦?”医生笑了一笑。“昨天我就觉得你有点面熟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贺羽宣博士,久仰了!不过在这种时候,我想任何人都一样脆弱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贺羽宣终于找回了声音。“那张流产手术同意书,我可以撕了?”

  “当然!请放心,母亲很坚强,孩子也一样。”医生点个头,踏著轻松脚步离去。

  “太好了、太好了!”蔡儒明和李雅梅乐得手舞足蹈,这下罗芙和孩子都有救,世界也从黑白变彩色了。

  相较于他们的欢天喜地,贺羽宣显得相当平静,唯有观察最仔细的人才能看出,他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正在颤抖,垂下的双眼也微微湿润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