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四十七


  “对不起,我做不到。”他更紧地抱住她,声音比她更低,像是叹息。

  她低下头,不看他的眼,她知道那对她会有怎样的影响,她将融化、她将心软,而后又将受到伤害。

  不!她累了,她不想再来一次,只要有爱就有痛,既然如此,何必再爱?

  搭上飞机,回到花莲,阳光亲吻著大地,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受,在离开前她抱著一丝希望,而今她已心如槁木,十几天的时间却像十几年。

  “来,我们回家。”贺羽宣扶她上车,告诉司机地址。

  “我不跟你回那栋房子。”那儿有太多往事、太多气息,她怕自己无法自拔。

  “你要回你住的地方?我送你。”

  他的妥协让她有些诧异,怎么他不再坚持了?是否他认为已尽到责任,将她安然送回花莲就够了?想到此,她竟觉失落,莫非是她还在期待什么?不行,她太软弱了!

  一路上两人无言,直到司机停下车,贺羽宣再次扶她进屋,让她安稳坐到床边。

  她开口打破沈默。“谢谢你送我回来。你一定很忙,请便吧!”

  “我哪儿也不去,我要跟你在一起。”他这才吐出真意。“你不想去我外公、外婆的家,那我就留下来,住在你这儿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怎么可能离开那栋充满回忆的房子?他之所以回到台湾、之所以选择花莲,不就是为了寻找童年往事?

  “外公外婆对我很重要,但我只要把他们放在心里,不一定要住在那栋房子。”他蹲在她面前,双手握起她的手。“现在开始,有你的地方,才是我的家。”

  他已从过往走出来,不再背负孤寂和封闭,他明白,是她的爱使他重生。

  她的回应却是猛摇头。“我不要这样!我绝对不要!”

  和他共住在这小套房内,等于是朝夕相处,躲不过、闪不开,那势必要摧毁她的心防,她怕得全身颤抖!

  “别紧张,你躺著休息,我去做饭。”他并不觉得惊讶,也不觉得受挫,轻轻扶她躺下来。

  “啊?”她更不敢相信,连削苹果都会切到手的他,能做出什么食物来?说不定糖盐都分不清楚呢!

  不管她如何胡思乱想,疲倦终究占上风,让她缓缓闭上眼,缓缓沈入梦乡,或许等她一醒来,这些事都不曾发生过,她依然是那个单纯的她。

  再醒过来时,桌上已放了一碗海鲜粥,热腾腾的散发香气,罗芙本以为是贺羽宣买来的,但接著抬头一看,小厨房里一片核战过后的模样,才让她相信这确实是他做的。

  “冷了就不好吃了,趁热吃。”他替她吹凉了,想看她立刻吃下,终于他明白为人做饭的心情,就是希望对方尽情享用,最好一点都不留。

  这感觉很像是爱,当你付出的时候,期盼对方完全接纳,千万别挑剔嫌弃,请全部都拿走吧!因此他更能体会,过去她做饭给他吃的时候,是用了多少深情、多少温柔才完成。

  她怀疑地看他一眼。“你怎么会做?”

  “并不困难。”他耸个肩,双手一摆,无意中露出手上伤痕,割伤的、烫伤的都有,她看得怵目惊心,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她打开床边抽屉,拿出两个OK绷,轻轻为他贴在手指上。

  “谢谢你,罗芙。”他就知道,善良如她,仍会心疼他,这就表示她还能感动,也还能爱吧!

  “举手之劳而已。”她垂下视线,告诉自己这是基本礼貌,怎么说也不能视若无睹。

  他不忍多强求什么,毕竟那伤害仍存在,至少得等到不再流血,甚至结痂脱落,而他只能默默守护。

  “你吃看看味道怎样?若不合口味,我再去做。”

  迟疑片刻后,她拿起汤匙吃了一口,却差点吐出来,老天,这怎么会是甜的?果然他连糖跟盐都分不清楚,虽然食物都煮熟了,但甜甜的虾仁、甜甜的花枝、甜甜的粥汤,怎么吃怎么怪。

  贺羽宣看她吃了快半碗才放下,心中松口气,临时抱佛脚向蔡夫人学的料理,总算没有白费功夫。

  “我煮的不能浪费,我来吃完。”

  “不,其实……”

  她来不及阻止,他已尝到那怪味,整张脸皱在一起。“这什么玩意儿?你居然吃得下去!”

  他分明放了适量的盐、油和胡椒,为何做出这种甜汤似的海鲜粥?不可能!他怎会那么笨?

  瞧他怪模怪样的反应,不知为何,却让她觉得放松,忍不住笑了起来,自从那天报纸报导以后,这是她第一次由衷的笑。

  许多堆积在心头的压力,经由这一笑,似乎开阔了许多,老天,她本该是个爱笑的女孩啊!

  “你笑起来……好美。”他望著她出神,恍然发现,为何他从前都不知道,她的笑容是他最想要的礼物,除此之外什么也不重要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