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凯琍 > 恋爱实验 >
四十九


  “我的好孩子,我听说你病了一场,现在好多了吗?,”罗秋雁轻摸她的小脸,虽然气色不错,眼神却流露著悲伤。

  “我好累、好累。”罗芙挤出一个苦笑。

  “来,跟我去一个地方,会让你得到力量的。”罗秋雁牵起她的手,缓缓走向教堂。

  走进门,罗芙发现里面重新装潢过了,除了雕像、座椅、讲堂是全新的,还放满了百合、玫瑰、满天星,圣洁中带著喜悦,像要迎接一个灿烂未来。

  “这是谁准备要结婚了?好美。”罗芙不禁惊叹。

  “我也觉得很美。”罗秋雁点点头,没直接回答,反而问道:“告诉我,你从小的愿望是什么?”

  “我的愿望?”罗芙歪著头想了想,在这祥和气氛中,在上帝面前,她诚实说出:“应该就是有个家吧!简简单单的,有爸爸、妈妈和小孩,每天过著平凡却幸福的生活。”

  “这是一个很伟大的愿望。”罗秋雁拍拍她的肩膀。“但你需要很多勇气和信心,才能达成。”

  “我怕我已经没办法了……受伤是很痛的。”在罗修女面前,罗芙无须掩饰伤痛。

  罗秋雁为她拨开垂落在脸庞的长发,露出她那双曾坦白无惧的眼。“你不该是个害怕受伤的孩子,我记得,我教育你的方法是,全心全力去爱。”

  “即使我会再流泪?再心碎?”

  “是的。”罗秋雁以肯定的语气道。“别忘了你叫罗芙,你就是爱,永远不熄灭的爱。爱人本来就会带来伤害,但那是成长也是领悟,你才会更懂得如何去爱人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罗芙有点领悟,却又怕自己承受不住。

  罗秋雁转个话题。“贺羽宣来找过我,整修教堂是他的主意,也是他捐的款,他说为了在这里和你结婚,他要赞助教堂永远有这些花,等有一天你点头,他就能立刻带你来结婚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罗芙诧异极了,她没想到他想得这么多,还具体行动到这地步!

  “我问他,如果罗芙一辈子都不点头呢?他说他仍要每天准备好这些花,他会一直等下去,即使你不肯答应,至少上帝能看到他的诚心,或许有天会允诺他的愿望。不管他能否和你走上红毯,他坚持要每天保持这模样,让每对恋爱中的情侣,随时来这儿举行婚礼。”

  罗芙受到莫大震撼,原来贺羽宣不只学会爱自己,甚至学会爱别人了。

  一种名为感动的魔法,再次在她身上展现,逐渐消融了疑惧、安抚了伤感,那是她无法阻止的变化,就像海风要吹起海浪,海浪要归向海岸,那爱的泉水注定要再次涌现。

  罗秋雁以兹心爱口吻道:“第一次见面时,我曾怀疑他是否有爱人的能力?但经过这件事,我确定他有这天赋,只是他过去不曾使用过,你是他的最初也是最终,而他需要机会学习,犯过错才能更成熟,希望你们别再折磨彼此了。”

  罗修女的话有如海面金光,刚开始有些不分明,但渐渐形成了轮廓,那是有如浪潮般永恒的真理。

  罗芙只想了几秒钟,终于决定。“我、我想去找他谈谈……”

  罗秋雁微笑点头。“我的好孩子,勇敢去爱吧!”这是她对罗芙最大的希望和祝福。

  走出教堂,罗芙看到一幅不可思议的画面——

  小小的广场上,育幼院的孩子们都挂著笑容,他们正在玩一种叫“抓鬼”的游戏,让一个人拿布蒙住眼睛,伸出双手到处找鬼,旁边的人则指引他方向。

  “前面一点!左边、左边!”他们兴奋大叫,等著鬼被抓到。

  而那个蒙眼的人,居然就是贺羽宣,只见他眼前绑了条布,双手往前伸出,四处寻找替死鬼。

  罗芙揉揉眼睛,不得不相信,贺羽宣真的变了,当初他不愿上餐厅、不肯认识人,有如孤僻隐士,而今他被孩子们乱碰、乱指挥,却甘之如饴,洋溢笑容。

  孩子们一看到罗芙出现,不约而同把矛头指向她,上次这位大哥哥玩“老鹰抓小鸡”的时候,不就抱紧了罗芙姊姊不放吗?这回也让他抱个过瘾吧!

  “在前面,右边,还要前面,快抓到了!”孩子们纷纷大叫,指引贺羽宣走向罗芙。

  罗芙靠在墙角无法动弹,眼看贺羽宣一步步走向她,直到他的大手碰到她,抱住了她整个人,高声大喊:“还想跑?我抓到了!”

  原本他期待会听到某个孩子的叫声、笑声,没料到他抱住一个有茉莉花香的娇躯,除了轻轻的颤抖和喘息,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不需多想,他确定他抓到了谁,这是他的目标没错,他再也不放开了。

  “我找到你了,可以……可以不要放开吗?”他敛起笑,带著哀伤和恳求说。

  隔著那条白布,罗芙看不到他的眼,但她感受得很清楚,她正被他的爱所拥抱,那不正是她所期盼的家?不管外面多少风雨,只要回到他的怀抱,就是安心、就是宁静。

  不能再不相爱了,她明白,生命太短暂,时光太宝贵,若因怕痛而不敢爱,那比什么都悲哀。

  于是她眨去眼角泪滴,对他说:“如果不想放开,就永远不要放开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