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阳光晴子 > 王妃下堂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姑娘,此举恐会引来追杀我的杀手……”

  “我会解决。”丁荷晴走到他身边跪坐下来,倾身看着他的两处伤口,目光定在中箭的伤处好一会儿,喃喃自语道:“必须拔出来。”

  他看着她微侧低着头,长长的发辫落在胸前,即使他身上的血腥味极重,他仍闻得到她身上淡淡的青草香,不知怎地,他脱口问道:“你不担心我是坏人?”

  “我杀了人,你看见了。”她头也没抬的回答。

  意思是,她才是坏人?朱靖突然想笑。

  她坐直身子,从腰间束带内拿出一柄极小的短刃,拔了刀鞘,再次靠近他。

  他看着她俐落的来回甩动短刃,他中箭处的袍服及贴身黑裤的布料已飘落在地,他的大腿与腹部交接处便裸露出来,中箭的撕裂伤口清楚可见。

  他抬头看她,就见她那双如静夜璀亮的星眸依然平静无波,他既震慑于她灵活高超的手上功夫,也惊愕于她的冷静。

  男女有别,他裸露的地方算是相当隐私,已近胯下,他虽然看不到她的脸,但就她的身形及那双眼眸,她应该相当年轻。

  丁荷晴的宽裤共有八个口袋,这是仿现代忍者裤,每一个口袋里都有东西,有干粮、小水壶、暗器,甚至是逃命用的毒药、迷药及烟雾弹。

  她从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块白布卷起来后拿到他嘴边,“咬着,我要拔箭。”

  “不必,我撑得住。”

  丁荷晴瞧了脸色苍白的他一眼,点点头,将白布放回口袋,再度起身,将先前摘来的折枝叶片一一摘下,再从另一个口袋拿出小巧的水壶,将叶片略微洗净,放入口中咀嚼。

  朱靖困惑的看着她的一切举止,没想到她再蹲回他身前时,小手抓着折断的箭杆,一把就将箭拔出,在他因痛楚而闷哼一声时,她已及时闪过喷涌而出的鲜血,将咀嚼过的叶片吐到手中,迅速的涂抹在他的伤处。

  一阵剧痛瞬间袭来,他极力紧咬着牙,但还是忍不住又闷哼了一声,再看向她,仍是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眸,她到底是何方人物?

  她能毫不犹豫地拔出断箭,再迅速上药,动作熟悉得像做了上千次,他无法想像她过着怎么样的生活,她是杀手?

  虽然从小养尊处优,但为了练武,他吃的苦、曾经受的伤都不少,他绝不是一个怕痛的人,但这种像被数千数百只蚂蚁咬噬的痛感,令他额头都冒出了冷汗,而且伤口愈来愈痛,他下意识想伸手将药草拨掉。

  “别动,这种野生紫叶草可以很快的止血。”丁荷晴连说话的语调也是平静的。

  朱靖定睛一看,果真,伤口慢慢止血了,痛感也舒缓下来,她随即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卷布条,俐落的包扎伤口,接着处理他刺伤自己的刀伤,庆幸的是,这个伤口已不再流血。

  “你是大夫?”见她都包扎好后,他开口又问。

  “不是,只是为了活命,认识一些特殊草药。”她淡淡地回道。

  听来她的生活充满危险,他深吸口气,“姑娘的救命之恩,若朱某有幸脱困,定当回报。”

  “不必,若不是为了等月光,我不会在这里停留,更不会救你。”她话说得冷漠,随即走出去,再回来时,她沾血的双手已洗干净。

  他其实口干舌燥,却见她已经坐下,靠着洞口闭眼休息。

  他看着已包扎好的伤口,终究抵不过对水的渴求,他试着扶着壁面起身,却是一阵晕眩。

  “如果我是你,不会在这时候走出去,”丁荷晴仍旧闭着双眼,口气仍是不紧不慢,“那片白茫茫的雾气缭绕,在密密麻麻的林荫中忽东忽西,让人犹如置身幻境,只要惊慌逃窜,失了方向,最后只会体力不支,渴死或饿死,而且就快下大雨了,劝你还是耐心待着。”

  身为忍者,她从来只知听命行事,只是她天生多了一份良善,也斩不断七情六欲,才会没了防备,断送自己的生命。

  对这名男子,她是多事了,但要什么都不说的看他送死,她也做不到。

  清冷的嗓音回荡在山洞内,却让朱靖的心头一暖,他感觉得出来,她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。

  “我只是口渴,想找水喝。”

  他的伤口虽疼,但含笑的低沉嗓音清楚的告诉她,他没那么不知好歹,想找死。

  丁荷晴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从口袋里拿出已装满干净溪水的小水壶,起身走到他身边拿给他,再从另一个口袋拿出一个纸包,里面是她刻意买来当干粮的硬肉干,追那个狡兔三窟的渣男多日,也只剩一小片,而后她转身回到原位坐下,再度阖眼休息。

  “谢谢。”朱靖没有拒绝,仰头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水,但一咬那硬死人不偿命的硬肉干时,他实在难掩惊愕,猛地看向动也不动的她。

  他很难形容此时的心情,就算行军打仗,他也不可能吃到这种东西,她到底过着怎么样的生活?他对她愈来愈好奇,更想看到她的容貌。

 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,他缓慢而安静的将那硬如石板的肉干艰难的和着水吃下,注视着洞外那些诡异的白雾来回飘忽,也不知过了多久,身体的伤及疲惫让他不由得阖上眼眸,沉沉睡去。

  同一时间,倾盆大雨宣泄而下。

  朱靖这一睡极久,直到被滂沱大雨声惊醒,洞外早已是一片漆黑,他本以为只剩下他一人,但洞内火堆上的火仍烧得炽烈,而一抹娇小身影就贴靠在洞口的墙面,面向外的注视着黑漆漆的森林。

  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,她突然转过身来,在火光照射下,他清楚看到她脸上仍蒙着黑巾,莫名的,他感到非常失望。

  丁荷晴走向他,“吃吧。”

  朱靖再眨眨眼,这才注意到她手中的两颗野果,“我一颗,姑娘也吃一颗。”

  “我吃过了。”她平静的说完,再度走回原来的位置坐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