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阳光晴子 > 王妃下堂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皇帝眉头一拧,说道:“王妃她……该说丁姑娘吧,她出族的事,是皇儿出面办的?”

  朱靖抬起头来,回道:“不是,何诚出面给了三箱黄金,侯府就笑咪咪的将丁荷晴从族谱上除名,还写了一张出族证明,那张证明也已交给了丁姑娘。”

  “你休离的条件,朕没意见,只是你与她见了面也说了话,不觉得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姑娘吗?”皇帝又问。

  朱靖的脑海浮现丁荷晴的面容,还有那天在书房的一幕幕,他不想跟父皇坦承,这几日,他的心被一股莫名的不安缠绕着,但究竟是为什么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  所以,他不再跟丁荷晴见面,即使她要离府的那一天,他也只是站在府中的阁楼上,看着她嘴角含笑,翩然带着两个丫鬟,步履从容的经过那些面露不忍或难过的奴仆,到了王府大门,坐上马车离开。

  她无丝毫留恋,他却紧盯着车窗,以为她会拉开车帘,回头看看宁王府,但是她并没有……

  他沉沉的吸了口长气,看着父皇,却是答非所问,“儿臣看了暗卫送来的书信,替天行道组织并非一个图利的组织,他们处理的一些人,总观来说,都不是好人。

  皇帝知道儿子不想再谈丁荷晴的事,也不再逼迫。罢了,既然两人无缘,也无须强求,他看着儿子,附和了这个话题,“这一点朕也知道,所以在刘阁老与皇后那一派的朝臣要求朕大力扫荡时,朕虽应下,但并没有强力下令执行。”

  朱靖顿时明白父皇是容许这个组织存在的,他翻看其中几封信函,这一年来,该组织铲奸除恶的行动力比起朝廷官员更胜一筹。

  疏洪防塞的大堰工程,地方官贪污舞弊,导致工程延后,造成水患,老百姓死伤数百,当时父皇正病着,即使民怨冲天,事件通报到皇宫,还是让同一派的刘阁老给压了下来,找了几个替死官员便交代了。

  但替天行道组织却将罪魁祸首,也就是贪污的地方官杀了,他的尸体就被丢在存放贪来官银的屋内。

  这只是其中一桩,另外,还有更多该组织对草菅人命的皇族,甚至将视老百姓为刀俎鱼肉的贪官污吏进行不同程度的惩戒,有的惨死,有的断手,有的断脚,但留了命。

  这些都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去执行的?所以她身上才必须带着那么多物品?想到这里,朱靖心中涌上浓浓的不舍,此刻的她,也许就在某个地方搏命……

  他闷闷的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妥当,起身看着父皇,“儿臣跟晨光还有事,先行离开。”

  “皇后找了几名闺女在御花园赏花,要皇儿过去……”

  “那就让皇后自己来跟儿臣说。”朱靖口气极冷地回道。

  “皇后说,她对你亏欠,想让你自己挑选王妃……”

  “父皇明知她矫情,为何要替她说话?”这也是他最不喜父皇的一点,太过软心,太过怯懦,尤其是皇后与刘阁老站同一阵线时,父皇更是连胆子都找不着了。

  皇帝低垂着头,他也不喜这样的自己,但似乎无力反抗,即使朱靖天天进御书房与他共议国事,他也清楚,批阅的奏章能不能执行还是未知,刘阁老就像个地下皇帝,掌握了另一半朝臣的力量。

  “朕觉得好累,朕想提早退位……”

  “请父皇想想儿臣,想想黎民百姓,儿臣会竭尽所能的为父皇扫除残害清明政治的害虫,也请父皇在这个位置上多坐几年,儿臣才能无后顾之忧,时候一到,儿臣自会让父皇休息。”朱靖憋着一肚子闷火说道。

  他能理解父皇肩上的重担及四周环伺的恶势力,但他无法容忍父皇像懦夫不战而败。

  皇帝哽咽点头,为自己的懦弱感到抱歉。

  朱靖脸色凝重的离开御书房,双手握拳走到御花园,就见到苏晨光远远的走来,朝他摇摇头,双手一摊。

  朱靖心一沉,明白他这样的意思是,追踪替天行道组织完全无进展。

  两人走到亭台坐下,相对无言,他们无计可施。

  久久,朱靖才沉重的开口,“放饵吧。”

  苏晨光是他的知交好友,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可是——“如此一来,你的救命恩人也有危险,就我所知,刘阁老那边也在想法子要将替天行道组织给灭了,毕竟这个组织杀了或伤了的人,有多数都是刘阁老那一挂的。”

  朱靖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,所以才一再迟疑,他不希望她受伤,可是他又渴望找到她……

  心思紊乱的他迟迟无法下决心,最后只好说道:“罢了,我再考虑。”

  苏晨光点点头,想起现在京城最热切讨论的消息,问道:“你还是不跟我说,你是怎么跟丁荷晴谈休离的条件?是她狮子大开口要了那座宅子吗?”

  他问过好几次,但好友不说,知道何诚当天也在现场后,他也去问过何诚,但他一脸尴尬,说是不敢说,请他找主子问。

  见好友不语,苏晨光急了,“我可跟你说了,我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,你要不嫌烦,你就不要说。”

  朱靖也知道他的性子,不得已将那一天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  苏晨光先是呆了,而后笑了,感到难以置信又赞叹,丁荷晴是个宝啊,天下女子巴不得要投怀送抱的大英雄,她竟嫌弃了?还大赞他休书写得非常好?!

  他当时不在场实在太可惜了,这种奇女子,他没有好好跟她交个朋友,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?

  “抱歉,靖,我知道她是你的下堂妻,但我实在太欣赏、太崇拜她了,这种女子可遇而不可求,我想跟她当朋友,你不介意吧?”苏晨光开心的看着他问道。

  他介意!朱靖的心里立即冒出这三个字,但是他凭什么又为什么要介意?他只好口是心非的回道:“我不介意,只是……不知为什么,我总有一种感觉,我应该是认识她的,甚至我在看到她的眼睛时……”他不知该怎么形容那种直觉,“那双眼睛尤其令我困扰,很像救我的那名奇女子……”

  噗的一声,苏晨光抱着肚子大笑出声,“哈哈哈,靖,你肯定是急了,幻想过头了,连我这样的人都无法在鬼魅森林里走出来,丁荷晴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,有办法救你,照顾你大半个月,甚至为我们引路脱困?”这一连串的事迹说出来,他都觉得太神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