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阳光晴子 > 王妃下堂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丁荷晴实在不明白他的态度为何改变这么多,可是一抬头对上他的目光,那太过专注温柔的视线,让她的心莫名狂跳,“我……我要走了。”她急急拉下绣帘,阻隔那双扰乱她心思的黑眸。

  朱靖只是退后一步,再回头示意,站在后方的莹星跟铃月赶紧走上前来。

  她们向他行礼,眼里都是对他的尊敬,当然她们也清楚身上的雨具全是他的爱屋及乌,她们可是沾了主子的光呢。

  两人上了驾驶座,扯动缰绳,马车缓缓而行,车内,丁荷晴靠在软垫,手里抱着靠枕,似乎如此才能不让自己的双手闲着去拉开车帘,看着窗外的某人。

  朱靖身上有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内敛气质,属而,在她面前却始终透澈。

  丁荷晴低头看着右手,似乎仍能感受到他握着时的力道与温度。

  她要做的事,我无条件支持,她讨厌的人事物,我也会无条件的替她排除,不让她心烦。

  想着他方才说的那句话,她的心又不受控制的快跳着,她到底该拿这个人怎么办?

  朱靖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心,让他在两个月内,直接或间接的诛杀或惩戒不少乱臣贼子,但外界都认为这些事是替天行道组织做的,有些人因此气得牙痒痒的,但有更多人,尤其是老百姓,只差没有放鞭炮来表达他们的支持与欢欣鼓舞。

  京城的氛围渐渐变好了,贪婪的、想为恶的、想欺人的,都得思忖再三,因为替天行道组织的执行力变快了,有些事尚未爆发出来,坏人已经先被伏法。

  于是,繁荣的京城少了些藏污纳垢的事,老百姓的生活更好。

  这让朱靖对丁荷晴的感情又更深了些,如果不是她,他永远不会知道不必站在最高点就可以为民除害,为父皇分担解忧,为人民谋得安定幸福的生活。

  当然,有些问题虽然解决了,但是新的问题也会产生。

  譬如说,侯府被朱靖那两面一人高的镜面整得进出大门的次数愈来愈少,在刚满两个月后,两面镜子不见了,但侯爷一大家子都以探亲为由,一连几辆马车下了南方,只留下几名守府的奴仆。

  杜京亚的事则是余波荡漾,他身上其实大多是皮肉伤,在用了上好的珍贵药材内用外敷,伤势好了大半,但在追查他被凌虐的诸多问题时,他一个都答不出来,说不出为何不让侍从跟随,为何独自一人从后门进了聚花楼,为何事发当下没有高声呼救,甚至没有告诉那些海贼自己的身分,让他们心有忌惮,不敢肆意妄为?

  被害者一问三不知,但相关涉案人等却被判了死罪,反正不管是海贼、老鸨、叶老头等都是贱民,死不足惜。

  在这些人相继被砍头后,事件就算不清不楚,至少也算有个结果了,杜京亚更是变成老百姓们私下戏称的假闺女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

  然而,就在外界以为他终于安分时,一个流言又传了出来。

  原来他彻头彻尾就是个渣滓,胯下玩意儿不举,他竟以虐待丫鬟小厮为乐,那些海贼们曾经怎么凌虐他,他就用相同的方式来凌虐他们。

  不过几日,已经有几名被虐死,杜汉中严令宣园上下闭口,要是谁敢透露口风,就杀了丢到乱葬岗。

  然而短短几日,事情就传了出去,不仅如此,听说有人砸了银子,向替天行道组织买了他的命。

  乒乒乓乓!

  宣圔的奴仆们个个哆嗦着身体,跪地低头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  “到底是谁?!本少爷要将他抓来,凌迟上千上万刀!”杜京亚像疯了似的握拳大吼。

  自从发生那件丢脸事后,他连家门都不敢踏出去,就怕看到别人嘲笑或轻蔑的眼神,他被迫只能在家里找乐子,他这又是碍着谁了?!

  “这是在干什么,怎么弄得这么乱?快整理一下,皇后娘娘要来看你了,銮轿也许都到门口了。”杜汉中夫妻看着这个算是废了的儿子,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。

  杜京亚的脸色微微苍白,在稍微打理自己的服装仪容后,这才随着父母往客厅走去,一行人在厅堂恭候,不是不想到门外去恭迎,而是总有人指指点点,杜家的人连出门都是低调到不能再低调。

  一会儿,一身金黄凤袍、头戴凤钗的皇后,神情淡淡的让两名宫娥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坐到椅上。

  杜家一家三口向皇后行礼,杜京亚更是一开口就哽咽,“皇后娘娘。”

  皇后看着侄子,心有不舍,他自小嘴巴极甜,让她疼入心坎,就像她第二个儿子,“坐着吧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她再看向杜汉中夫妻,两人点点头,先行退了下去。

  杜京亚拧眉,乖乖坐下,然而,在听到皇后对他的安排后,他马上不依了,他跳起身来,气愤的大吼,“为什么我要到皇宫小住,这样全天下不就知道我怕那个什么烂组织?”

  “不能小觑,你就先避避风头,如果这组织以使命必达着称,你躲进皇宫里,难道我们不能以逸待劳,守株待兔?”

 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皇后,“难道是皇后……”

  “没错,是本宫特意让人传出去的。”皇后坦承,“这口气,本宫也咽不下,你这一生被断了后,等于残了,该组织教训或解决的多是朝臣的亲属,皇上嘴上虽然命人要扫荡该组织,但另一派朝臣却力挺该组织,指其得民意,妄加铲除,恐引起百姓怒火,皇上顺水推舟,暂再观察。”

  “我已经被废了,皇上怎么可以……我要见皇上!”杜京亚嘶声怒吼,一掌重重的打在桌上。

  “胡闹!皇上是你要见就能见的吗?就是身为国母的我,也得被排在国事后面,而你是谁?!”皇后真是恨铁不成钢,他受此大难,不思振作,反而更加颓废荒唐,其他妃嫔嘴上虽不说,但有意无意拿侄子的事来讥讽她,令她难堪不已。

  她若不将那组织连根拔起,她可咽不下那口气,二来,也是为了皇儿的天子之位,这才设了陷阱,一旦闯入皇宫,不管要杀的是谁,都以刺客论。她就不信了,该组织的人有飞天遁地的能力,可以逃出众多大内高手守卫的皇宫。

  此时,一名小厮快步进来,拱手道:“皇后娘娘,大皇子来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